青海省焦煤产业集团郑荣德案情透视

来源:长沙在线 发表时间:2021-4-4 16:08:12

上海市百强企业一一上海华东电器集团董亊长、知名企业家郑荣德被青海警方羁押了;被青海检方批捕了……

时逾半年,在上海企业界、浙江企业界和中国企业界形成了很大的震动。

从驰援大西北经济开发的功勋企业家,一袭成为“非法釆矿”的犯罪分子,期间疑惑重重,似有“跟风办案”的影子,也有违党中央和政法部门“六稳六保”的大政指向。

疑惑当解,悖论当释。在伟大新时代进程中,特别是在各级司法机关集中学习、贯彻法制中国思想的关健结点上,真诚希望有关部门,切实拿出一个实事求事、公平天下、正义中国的结论。

案情回顾:

2003年,为落实积极支援西部大开发的指导思想,时任浙江省委书记带领浙江省党政代表团以及部分企业家到青海考察学习,与时任青海省委书记共商青海发展大计,投资兴业支持西部开发。郑荣德作为上海华东电器集团负责人(浙江温州籍)积极响应浙江省委、省政府的号召,随团参加本次考察。同年,在青洽会上与青海省海西州政府签定了开发木里煤田江仓二井田的煤矿投资协议。2004年3月注册成立了“青海焦煤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海焦煤)。按青海省国土厅(青国土办2004)65号文件要求,青海焦煤一次性交清青海省国土资源厅探矿权价款1500万元。另外县国土局每年收取350万左右的土地使用费。青海省国土资源厅向青海焦煤集团颁发木里煤田江仓二井田煤矿探矿证。

青海焦煤委托青海省地质局经过两年多的探矿,探明江仓二井田煤矿优质焦煤储量1.54亿吨。2006年,向青海省国土资源厅正式申报办理采矿证,青海省国土资源厅即上报国家国土资源部并经审查核准后,先行给予了青海焦煤集团探矿权证。正当准许办理采矿证时,青海省政府出台了煤矿整合政策,对木里煤田江仓矿区十几家煤矿企业进行整合,要求4至5家企业整合为一家集团企业,在这期间停止给包括青海焦煤在内的企业办理采矿证。

2006年下半年,青海省为发展经济,增加GDP和税收,政府采取对木里煤田江仓矿区所有煤矿企业进行一边整合、一边开采的政策措施。同时,由青海省公安厅批准给予该矿区所有煤矿企业开采煤炭所需的炸药(露天煤矿没有炸药无法开采)。2011年青海省政府成立的“木里矿业集团”,对木里煤田江仓矿区企业实行统一管理、统一销售,按销售额扣取11%管理费;同时统一报批炸药、统一办理采矿证,收取每家煤矿企业人民币540万元作为办理采矿证费用。青海焦煤历年被评为纳税大户,受到省政府颁发的现金奖励以资鼓励。2014年由木里矿业集团给青海焦煤办理了采矿证,并足额交纳了办理采矿证所需费用。

截止2014年,青海焦煤在青海近十年的经营过程中,所有开采到销售,全部按照青海省出台的文件精神和规章制度运行。当地政府及各部门一直以来也是大力支持青海焦煤的发展,还将青海焦煤纳入青海省30家重点企业名单,并且多年向青海焦煤正常下达生产目标任务。青海焦煤累计上交税收近7亿元,多次得到青海省政府相关表彰。在此期间,青海焦煤先后投资了近百万元修建海西州天峻县孤儿院、木里镇小学;由政府牵头,让木里、龙门两个乡镇牧民入股青海焦煤公司,建立了长期增收的分红机制,助力脱贫攻坚,累计给牧民分红3千多万元。给当地牧民建水井100多口,建敬老院、幼儿园各一处,投资千万余元修建了天峻至木里、热水至江仓公路。玉树地震发生后,公司及员工积极响应,慷慨解囊,多次为灾区捐款捐物。

2014年,中央环保督导组来青海检查生态环境时,青海省政府对木里煤田江仓矿区所有企业作出停止开采的决定,并要求进行环境生态治理。接到通知后,青海焦煤即刻停产,积极对自己矿区进行了治理,先后共投入治理费用数千万元,所作所为得到了青海省政府和中央有关部门的验收肯定。2014年8月,郑荣德从青海焦煤退股,对青海焦煤后续有关事项均不再关注。

2015年,青海兴青集团(负责人马少伟)在原青海省副省长文国栋的保护下,以生态修复的名义,进行非法开采致使对生态造成破坏。2020年7月,青海兴青集团盗采煤炭被新闻媒体曝光后,青海省成立了专案组,对兴青集团马少伟等人设专案进行刑拘查办。2020年9月7日,青海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到上海找郑荣德谈话,9月8日郑荣德以及曾在青海焦煤工作过的有关人员共11人先后被抓,并列入兴青集团马少伟专案一并侦查,目前郑荣德移送青海省城西检察院接受审查。

企业是社会经济的主体力量,依法经营照章纳税和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是一个企业及企业家应尽的责任和义务,保护企业及企业家的合法权益,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根本体现。打黑除恶,积极配合办案人员开展调查工作,每一个公民都应大力支持。对于兴青集团马少伟专案的调查,郑荣德主动到案,积极配合,其他人员也是如此。青海兴青集团马少伟案是2014年木里煤田综合整治后顶风作案、继续违法露天开采、肆意破坏生态环境的违法行为,与之前按照青海省政府合相关规定经营生产的企业没有任何案情关系,应该区分开来。这种后法治理前事、因严查某项违规事件或某家违规企业而对大批无辜企业造成伤害的做法,似有“跟风办案”的影子,同时也有悖于法治中国的深化进行,这对社会经济的发展与企业发展都是致命打击。

是谁纵容和保护兴青集团马少伟在祁连山生态保护整治期间顶风作业,兴青集团马少伟案牵扯郑荣德等人更是疑点重重:为什么青海省政府宣布停止开采前长达八年之久的过程中,公安机关未追究任何一家煤矿企业的刑事责任,还不断地给煤矿下发目标任务、批准炸药使用?为什么在青海省政府宣布停止开采长达七年之后,马少伟案件事发,却来追究青海焦煤及相关人员责任?之前青海省政府成立的“木里矿业集团”对所有矿业企业实行四统一管理并收费,管理什么?青海省副省长文国栋打造青藏高原煤化工产业集群的错误思想,不能让众多的企业家做替罪羊。一个在浙江省政府及领导倡议下、本着支援西部大开发而来的企业创建者、一个曾经是青海省纳税大户的重点企业、一个青海省历年被评为纳税大户、受到省政府颁发现金以资鼓励的企业家,因他人违法开采而以“涉嫌非法采矿”的罪名被青海省公安厅刑事拘留并羁押,实在令人不解。

恳切期望青海省有关部门关注此次事件,分条缕析,切莫一刀切成无辜。严查青海兴青集团马少伟案,还祁连山生态及西部发展一片碧野,同时也给中国企业和企业家创建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与有效的保障根本。 (司马守正)



财经 科技 娱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