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加铭 公有制是保护人民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

来源:长沙在线 发表时间:2020-2-24 22:19:29

截止2月24日,新冠病毒累计确诊77262人。其中湖北64287人,造成如此大规模的传染,除当初个别专家缺失担当,地方领导不力等原因之外,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湖北公立医院较少,完全没有能力应付这次突发的大规模疫情。

湖北省只有33所三级甲等医院,有限的医疗资源根本无法保证每个病人都能及时得到最好的治疗。当大量的病人短期内涌入各大医院,能用于治疗病人的硬件非常有限,不少患者奔波一天仍然进不了医院,不得不回家自我隔离。

湖北公立医院系统已经动员了所有的医生及护士,包括眼科、牙科以及外科的医生,即便如此,仍然杯水车薪。

在抗击疫情时,公立医院也先后出现了医务人员感染,达几百人的减员,使湖北公立医院的救治工作雪上加霜。

看着潮流般涌来的患者得不到有效治疗,许多医生无助地流泪大哭,有的医生几天几夜熬通宵,病倒在床上,甚至被感染,本来年青的生命却永远离开了我们。

一项研究显示,截至2月11日,在为新冠肺炎患者提供诊治服务的422家医疗机构中,共有3019名医务人员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而湖北占大部分。

这很值得我们反思并从制度上优化改革。

根据2017年资料显示,全国私营医院占比64%。武汉市有公立医院96家,私营医院258家,私营医院占比72.9%,武汉公立医院占比显著低于全国,这也是造成这次救治困难的最重要的硬件原因。

后来由于国家急建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组织了217支医疗队,近3.2万人医务人员,再加上军队的防化医疗部队,并从各省对口驰援,前线换将等,实施史上最严厉措施才将疫情控制。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担负挽救人民生命最后一道屏障的是国家公立医疗队伍,包括军队医务人员。正面抗击疫情的完全是公立医院系统人员,全国各省市确定的定点收治医院,都是大型公立医院。

因为私立医院要么没有资质收治病人,要么干脆不愿收治病人。

私营医院以专科医院居多,这些医院往往硬件不足,最好的就是二级综合医院。低水平的重复建设,关键时候真的没用,并不能承担与公立医院系统相同的作用。况私立医院之本质目的是为了赚钱,有的甚至挖空心思勾结贪官套取国家医保,小病当大病医,平时看了“欣欣而荣”的样子,关键时刻却不能拯救民众于危难。

当医院变成为牟利企业的时候,生命就成为牟利的工具。

事实证明:在重大公共危机暴发时,能拯救人民生命,唯一可以依靠的是公立医院。

2003年抗击非典时靠的是公立医院。

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靠的是公立医院。

2019年抗击新冠病毒时靠的是公立医院。

未来应对重大危机时一定依靠的仍然是公立医院。

中国是不是应该加强公立医院的建设?以此建立国有的完备的卫生防御体系?

根据国家卫健委统计信息中心数据,截至2018年11月底,全国医院数达3.2万个。其中,公立医院12072个,民营医院20404个。与2017年1月底比较,公立医院减少109个,民营医院增加2291个。

另据新闻报道,截止2019年底,我国公立医院1.19万个,私立医院达2.32万家,同比上年增加2800多家。

公立医院在不断减少,民营医院在不断上升。

在2019年6月,国家卫健委等十部委发布《关于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的意见》。第一条规定:“拓展社会办医空间。落实十三五期间医疗服务体系规划要求,严格控制公立医院数量和规模,为社会办医留足发展空间。各地在新增或调整医疗卫生资源时,要首先考虑由社会力量举办或运营有关医疗机构。

这样,一些官员一到某地上任,就卖掉公立医院,如果这样下,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当以后再出现危情时,中国的医院绝大部分都变成私人的医院了,国家如何来筹措保障人民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民营医院能承担吗?民营医院的医务人员能像公立医院的医务人员一样,国家一声号令,就积极勇敢冲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吗?

从这一次阻击新冠病毒疫情中,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我们应该让公立医院占主导地位,西医中医并重,平时解决好国民的医疗难的问题,战时充当保卫人民生命的最后一道屏障。而私立医院只是公立医院的一种补充形式,平时是补充,战时也是补充,它的性质和硬件决定了它无法担当重任。

中国应把顶级病毒研究所列为战略机构,不与国外合作,划归国防部,建立以军队为主体,公立医院为主力的生物国防安全防御体系,把主导国计民生的核心产业掌握在国家手中,以应对未来战争、瘟疫等重大突发事件之急需。

作者简介: 黄加铭 ,独立学者,智囊专家,世界政治经典名著作者 。代表作《不相信美国》。 



财经 科技 娱乐 生活